• 4006-111-556
  • sales@infoinstruments.cn
  • 上海杨浦区隆昌路619号城市概念1号楼A208室
INFO new logo

tCS临床试验:抑郁症状的治疗

众所周知,运动有益于大脑和身体,但是成年人运动最自己的大脑影响大吗?小时候运动对大脑又有哪些帮助呢?一些研究人员好奇运动对人的早期影响,以及运动如何塑造一个年轻人的心理健康状态。

背景:

这一切都始于海马体,海马体是大脑中储存长期记忆的区域,这个大脑区域具有高度可塑性,它的体积可以告诉我们很多关于个体心理健康的信息,比如记忆能力、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恢复情况,以及作为痴呆症的早期标志(Rahman等人,2016年;Apfel等人,2011年;Den Heijer等人,2010年)。最近的研究表明,锻炼有可能增加海马体的体积,这进一步验证了运动对大脑有益的观点(Erickson等人,2009)。并且,其他研究还指出海马体与抑郁症也有关。根据科学家的研究,抑郁症患者海马体体积减少,而且这种减少将会持续一生(MacMaster和Kusumakar,2004; Sawyer等人,2012)。因此,研究人员想研究儿童时期的运动时如何改变海马体体积和抑郁症症状的。更笼统地说,他们想看看小时候的运动锻炼是否能塑造一个人的心理健康。

location-hippocampus-lateral-brain-slice

海马体在侧脑切片中的位置

方法:

这项研究评估了4000多名9-11岁的男孩和女孩,他们参与了不同程度的活动,包括团队活动、换个人体育活动和非体育活动(如音乐)。除了让父母填写孩子抑郁症状的检查表外,研究人员还收集了受试者大脑的核磁共振图像。

结果:

研究人员发现,积极参加体育活动(团体或个人)的抑郁症状均比参加非体育活动的儿童少,但是这种现象仅存在于男孩身上,女孩并没有。此外,参与体育运动的男孩和女孩的海马体体积都增加了,但这一结果仅存在于参加团体运动(如棒球、足球等)的儿童中间,而非参加个人运动的儿童身上。因此,研究结果表明,男孩参加团队运动能增加海马体体积,从而减少患抑郁症的可能性。

hippocampal-volume-and-number-of-sports-graph

图表说明了海马体体积与儿童参与运动频率之间的关系,随着运动次数的增加,平均海马体体积也随之增加。

这项研究有几个重要结论,首先是团队运动似乎会影响海马体和抑郁症状,这间接可以得出小时候多参加团体运动有助于防止抑郁。但该研究并未能建立变量之间的任何因果关系,而是找出相关性,正如作者所指出的那样,抑郁的孩子一般来说不太可能参加体育运动。此外,海马体体积的增长是团队运动所包含的社交性导致的,还是运动因素抑或是两者的结合还尚不清楚。

更为重要的是,男孩和女孩在团队运动和抑郁症状方面存在差异,虽然研究人员发现男孩在运动后抑郁症状有所减轻,但并未发现对女孩的抑郁症状有何影响。这可能表示,女孩的抑郁症状是由其他因素造成的,或者与女孩参与体育活动的时间相对较晚有关。这是未来研究的另一个途径。

因此,尽管这项研究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但仍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与此同时,这项研究也鼓励9-11岁的儿童参加团队运动,以改善他们的心理健康。

对于我们成年人来说,无法回到过去,无法在小时候多参加团体运动增强心理健康,以预防抑郁症,或是多参加运动,增大海马体的体积,以减轻抑郁症的症状。但目前有一项新的研究正在进行,东伦敦大学的Cynthia Fu领导的一项临床试验正在探索通过经颅电流刺激(tCS)的治疗方法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抑郁症症状,她正在使用我们的tCS Starstim技术进行临床试验,欲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持续关注我们的网站,将及时为您更新最新信息。

参考文献:

Apfel B. A., Ross J., Hlavin J., Meyerhoff D. J., Metzler T. J., Marmar C. R., et al. (2011). Hippocampal volume differences in Gulf War veterans with current versus lifetime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symptoms. Biol. Psychiatry, 69, 541–548.
Barch, D. M., Albaugh, M. D., Avenevoli, S., Chang, L., Clark, D. B., Glantz, M. D., . . . Sher, K. J. (2018). Demographic,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assessments in the adolescent brain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 study: Rationale and description. Developmental Cognitive Neuroscience, 32, 55-66.
Den Heijer, T., Van der Lijn, F., Koudstaal, P. J., Hofman, A., Van der Lugt, A., Krestin, G. P., & Breteler, M. M. (2010). A 10‐year follow‐up of hippocampal volume on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in early de‐ mentia and cognitive decline. Brain, 133, 1163–1172.
Erickson KI, et al.. (2009). Aerobic fitness is associated with hippocampal volume in elderly humans. Hippocampus, 19, 10, 1030–9.
Gorham, L. S., Jernigan, t., Hudziak, J., Barch, D. M. (2019), Involvement in Sports, Hippocampal Volume,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in Children. Biological Psychiatry: Cognitive Neuroscience and Neuroimaging. DOI: 10.1016/j.bpsc.2019.01.011
MacMaster FP, Kusumakar V. (2009). Hippocampal volume in early onset depression. BMC Med, 2004;2:2.

咨询表单

请填写以下信息,并保持电话畅通,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