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new logo

脑电图(EEG)帮助患者克服抑郁症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使用EEG来测量大脑中的电活动可以帮助医生预测患者对抗抑郁药的反应。

UT Southwestern曾在2012年发起一项国家研究试验(EMBARC),即对数以百万计受抑郁症困扰的美国人进行大脑活动测量和血液检查,并且对其中部分人进行“大脑训练”或磁刺激来使他们的大脑更适应于这种治疗。这项研究于2018年产生第一组结果,使得我们能更早地了解这种高科技策略如何改变精神健康领域。

该研究发现,测量大脑的电活动可以帮助预测患者对抗抑郁药的反应,在接下来的时间当中,这项试验预计将至少再进行四项评估其他预测性试验有效性的研究,这是建立起基于生物学的客观策略来纠正情绪障碍的治疗方式所必需的评估数据。

“将这些测试结果结合起来,我们希望在预测常见的抗抑郁药是否对患者有效的过程中达到80%的准确性,这项研究很可能会改变诊断和治疗抑郁症的思维方式。”监督EMBARC并担任UT Southwestern抑郁症研究与临床护理中心主任的Madhukar Trivedi博士说道。

寻找解决方案

Dr. Trivedi在从事领导世界上最大的抑郁症研究工作十多年后,与其他几个学术中心一起组织了EMBARC,该研究详细介绍了患者护理方面的不足之处。在其他主要发现中,STAR * D研究发现多达三分之二的患者对第一种抗抑郁药没有足够的反应。

Trivedi博士试图通过在美国四个地点率先开展为期16周的EMBARC试验来改善这种状况,该试验通过大脑成像以及各种DNA,血液和其他测试评估了300多名重度抑郁症患者。

该项目首次发表的研究聚焦于大脑中的电活动如何表明患者是否从最常见的抗抑郁药SSRI(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中受益。研究人员使用非侵入性脑电图(EEG)测试,测量大脑前喙部扣带回皮层(rACC)的活动,活动活跃的患者大约在两个月内更容易对SSRI产生反应。

Trivedi博士说,脑电图有可能与脑部成像和血液检测结合使用,以帮助对SSRI无反应的患者更快地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他还建议应探索更多有用的方法来增强神经活动,例如通过心理疗法或对大脑皮层进行磁刺激,从而使大脑对SSRI反应更灵敏。

“像STAR * D一样,我希望这些研究将对我们设计和计划治疗方法的方式产生广泛影响,我的目​​标是将血液检查和大脑成像作为治疗抑郁症的标准策略”。Trivedi博士这样说道。

研究基准

随着抑郁症患者数据的持续飙升,Trivedi博士的工作在美国变得越来越重要。根据美国国家健康和营养调查的数据,2013-14年度有超过3400万成年人服用了抗抑郁药,是1999-2000年调查人数的两倍多。

一些抑郁症患者被诊断出患有其他情绪障碍,如精神分裂症或双相情感障碍,这些症状也缺乏生物标志物和客观的治疗策略。

UT西南大学的教师因帮助该领域的进步而获得了国家赞誉,这些荣誉包括连续两年获得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最高研究奖,这主要是因为和STAR * D一起建立了一个基于生物学指标对各种形式的精神病进行分类的新系统。

了解情绪障碍

与此同时,Trivedi博士还发起了其他大型研究项目,以进一步了解情绪障碍的基础,其中包括D2K,这项研究将招募2000名患有抑郁症和双向情感障碍患者,并将对其进行20年的跟踪研究。此外,RAD是一项为期10年的研究,研究对象为1500名年龄在10-20岁的参与者,该研究将揭示降低情绪或焦虑症风险的因素。

Trivedi博士的研究小组将利用其中的一些参与者,对他们进行一系列的测试,以更准确的评估患者的生物特征,并确定最有效的治疗方法,Trivedi博士已经初步成功地开发出一种血液检测方法,但他也承认这只会对患有特定类型炎症的患者有益。他认为,结合血液和脑部测试,将提高第一次选择正确治疗的机会。

Trivedi博士认为,脑成像和血液检查对于抑郁症治疗的帮助尽管还处于研究发展状态,并不成熟,但还是建议患者在寻求抗抑郁药时要求进行这些测试,通过这些测试的结果,可能会减少诊断和治疗错误,避免对病人造成更深的伤害。

Trivedi博士是精神病学教授,曾担任Betty Jo Hay精神健康杰出教授和Julie K. Hersh抑郁症研究与临床护理主席。

由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EMBARC)资助的EMBARC(为临床护理建立抗抑郁反应的调节剂和生物特征)是一项多中心研究,包括哈佛大学医学院和麻省总医院,哥伦比亚大学,麦克莱恩医院,斯坦福大学,匹兹堡和密西根大学。

咨询表单

请填写以下信息,并保持电话畅通,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