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06-111-556
  • sales@infoinstruments.cn
  • 上海杨浦区隆昌路619号城市概念1号楼A208室
INFO new logo

眼动研究揭示在线阅读十三年来的“变与不变”

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对阅读的思考都从未停止,然而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才是如今读书的现状。原因在于现代人由于各种原因总是不得不游离于各种环境和场景中,时间碎片化严重,没有办法专注于读书这一件事情。于是在线阅读便应运而生,地铁公交上、等待就餐时、晚上的睡前催眠片刻都是我们拿起电子设备进行在线阅读的典型场景。

从狭义上来说,在线阅读是数字阅读的线上部分,广义来说,在线阅读就是数字阅读。

伴随着互联网原住民的成长,在线阅读也从一种新兴阅读模式成长为越来越主流的阅读模式。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报告显示,我国成年人纸质读物的阅读量、阅读时长都有所下降,而数字阅读的时长则有所上升。超过半数的成年人倾向于数字化阅读方式。

在线阅读的商业模式也随之不断变化,与之相关的产品越来越多样化,在线阅读移动APP大量涌现,使用方式也更加多样。那么,技术日新月异,用户的阅读方式改变了吗?

前段时间,享誉全球的用户体验公司尼尔森诺曼集团发表了一篇名为《人们如何在线阅读:新旧发现》(How People Read Online: New and Old Findings)的研究报告,这是一篇利用眼动追踪技术研究用户在线阅读近20年来的变化报告。

研究者采用眼动追踪技术记录眼睛在观测文字、图片或视频时的运动轨迹,并借此推断大脑处理信息的过程(Tanenhaus & Spivey-Knowlton 1996) ,其呈现的基本形式是注视(fixation) 和眼跳(saccade) 。眼动研究对于评估视觉设计十分具有价值,尤其对于研究人们在网上读什么(不读什么)占据重要地位。


眼镜式眼动仪Dikablis Glass 3

桌面式眼动追踪系统Gazetech Mini

大部分关于在线阅读的眼动研究都包含定量和定性两部分:

  • 在定量眼动追踪研究中,研究人员汇总了众多参与者的观看行为,结果包括热力图和凝视指标(例如,界面中感兴趣得到特定元素的平均注视次数)。
  • 在定性眼动追踪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凝视图和凝视回放来分析单个用户的观看行为,在许多情况下,要求参与者在自然的工作、学习或个人生活中完成这个部分的测试。

该报告的研究结果来自长达13年的一系列研究,涉及500多名参与者和750多个小时的眼动追踪时间。

早期研究(2006-2013)

2006年,该团队进行了大规模的眼动追踪研究,以了解人们如何在线阅读。这项研究涉及300多名参与者,并根据研究成果于2006年发表了《人们如何在网络上阅读》 报告。随后又于2009年和2013年进行了两次小型的定性研究,但这些研究成果并不能致使报告的版本更新。

最新研究(2016-2019)

2016年和2017年,该团队在美国的两个不同地点进行了2次定量眼动追踪研究:分别是北卡罗来纳州(46位参与者)和加利福尼亚州(105位参与者)。

这些研究旨在研究用户如何进行在线阅读以及如何为其他研究目标收集数据(包括“低指示符界面对交互设计的影响”)。

2019年,团队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的眼动追踪研究,专门为《人们如何阅读在线报告》第二版收集研究结果。研究分别在两个地点进行: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48名参与者)和中国北京(12人)。

结果显示,行为模式(包括阅读模式)在各种语言和文化中非常相似,因为它们基于人类行为。并没有因为文化差异而产生的较大差异。

有哪些新变化?

新布局,新模式

自2006年以来,我们呈现文字的方式已经改变。响应式设计意味着可以根据窗口宽度或设备大小灵活控制显示内容。因此,其在2006年提供的一些建议将不再适用。

例如,第一版报告里,建议人们使用“液态布局”,而不是“固定布局”的文字。此外,比较表格和锯齿形布局(在页面的每一行中文本和图像交替出现)的流行与新查看模式的发展相吻合。

在具有不同内容单元格的页面上,人们经常以割草机的方式处理这些单元格:它们从左上角的单元格开始,向右移动直到该行的末尾,然后向下移动到下一行,向左移动直到该行的开始,再向下移动到下一行,依此类推。(此名称灵感来自于割草机有条不紊地在草地上来回扫动的方式。)


此骨架图是割草机模式的粗略说明。箭头指示眼睛如何移动。在这种情况下,注视会从右到左在表格的一行中移动,然后向下移动到下一行,然后向左移动。

 


一位参与者在此产品描述页面上扫描了带锯齿形布局的Apple Watch 3(左)。她的眼球运动显热力图上(右)。当她向下移动页面时,她的眼睛以割草机的模式从图像-文字-图像-文字移动。

复杂的SERP(搜索结果页面)

现代SERP的丰富多样的布局导致了一种新模式的发展:弹球模式。在弹球模式中,用户以高度非线性的路径浏览结果页面,在结果和SERP功能之间跳动。


该图是弹球模式的粗略描绘,其特征是不同搜索结果页元素之间(通常在右侧边栏和结果的中间列之间)“反弹”注视。各个示例可以包括在任何方向上或多或少的弹跳。


一位参与者正在寻找肉毒杆菌毒素的价格信息,她搜索了 raleigh botox,这个带有编号的热力图显示了她在14秒内的所有注视,形成了弹球状。

这样的结果并不仅限于英语的网站和用户,在对北京用户的研究中也总结出了相同的阅读模式。


北京研究的一位参与者浏览了WDZJ.com上这篇非常长的页面。参与者在放弃之前只浏览了整页的前五分之一,他的浏览路线形成了经典的“F模式”。

新的内容元素

与2006年相比,三种类型的元素获得了普及:

  • 表格
  • 内联元素(引述和广告)
  • 用户生成的内容(评论和帖子)

哪些没有改变?

“有时候变化越多,用户越会保持不变”

浏览的趋势

人们在线阅读时仍然主要是浏览而不是阅读,阅读页面上的所有文本,或阅读大多数文本,仍然极为罕见。即使用户确实浏览了整个内容,他们也从来不会完美地线性阅读内容。他们仍然在页面上跳转,跳过某些内容,回溯以阅读跳过的内容以及重新阅读已经浏览的内容。

每个用户愿意花费的阅读时间取决于四个因素:

  • 动机级别:此信息对用户有多重要?
  • 任务类型:用户是在寻找特定的事实,浏览新的或有趣的信息还是研究主题?
  • 焦点级别:用户对当前任务的关注程度?
  • 个人特征:此人是否表现出浏览的倾向并且即使在上进心强的情况下也倾向于浏览?还是她在一般的在线阅读中非常注重细节?

阅读模式

2019年的研究中几乎涵盖了2006年观察到的所有阅读模式:

  • F模式
  • 夹心蛋糕图案
  • 斑点图案
  • 承诺模式
  • 详尽的审查模式
  • 绕过模式
  • 锯齿形
  • 顺序模式
  • “一见钟情”模式


左:最早的F模式实例之一,于2000年代初期在1900storm.com上发现。右:Investopedia.com上F模式的最新实例。

基于人类行为的准则是长久的,虽然在线阅读发生了各种转变,即使设计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发生了变化,但在线阅读行为的本质仍保持着基本相似的状态。 技术日新月异,但是人类却没有。用户对于内容的追求是始终不变的,毕竟不管是电子书或是实体书、用手机读或是在电脑上读,读者要读的都是书的内容而非其他功能。

咨询表单

请填写以下信息,并保持电话畅通,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